您的位置:主页 > 氮肥数据 >

同期粮食产量只由40000 多万吨上升到440多万吨

日期:2019-05-05 09:05

  我国既是化肥生产大国,又是使用大国,多年来,农业的增产与丰收离不开化肥,但化肥也带来不容忽视的问题。有资料表明,从1984年到1994年的10年间,我国的化肥用量由1700多万吨上升到3300多万吨,增加90.7%,相比之下,同期粮食产量只由40000 多万吨上升到44000多万吨,增加幅度9.1%。这说明,化肥使用的回报递减突出。

  为此,中央有关部门请了8位院士进行调查研究,院士们提交的研究报告指出:我国化肥利用率仅为30%-50%,也就是说,50%-70%的化肥没有起到应有的肥效。北京农林科学院土肥所的研究报告则列举出更为详实的例证:北京市夏玉米的氮肥利用率在12%-17%,小麦的氮肥利用率为20%-25%,大量化肥随雨水淋溶汇入了地下水或流入湖泊。没有被作物利用的化肥显然对环境造成了污染。

  在我们对农业科技专家的多次采访中,他们反复陈述利弊:10年间,我国化肥使用量翻了一番,按养分量计算,有1000万吨左右养分的化肥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要提高粮食总产量,仅靠大量增加化肥投入难以奏效,还会造成水质富营养化,硝态氮、亚硝态氮污染地下水和地表水。

  这样的警示不是没有根据,太湖水质恶化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不合理使用化肥的结果。在太湖流域二省一市16个县的20个点测定中,饮用井水的硝态氮、亚硝态氮的超标率分别为38.2%和57.4%,由此带来农业生产成本的大幅提高,土壤肥力下降等严重问题。

  全国五大淡水湖之一的安徽巢湖,其水质像米汤一样,鱼已基本灭绝,形成严重富营养化,也就是水中的氮、磷、钾含量过高。

  我国氮肥工业中64%是用煤做工业燃料。生产1吨合成氨要排放3.4吨二氧化碳,全国单从合成氨工业算,就要排放3.4亿吨二氧化碳,这些排放物是温室效应和破坏臭氧层的罪魁祸首。因此,从减缓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上来看,必须减少化肥用量。

  几十年来,各国科学家一直在努力探索克服不合理使用化肥的弊端,以更多地提高它的利用率。现在,我国已开始实行限期治理太湖水质,其中一项重要措施,就是减少化肥的用量。

  1993 年以来,北京世纪阿姆斯有限公司和军事医学科学院共同研究一种有利于环境、防治大田污染的、增产效果并不亚于化肥的新型肥料阿姆斯生物肥。他们和全国各地30多家农业推广部门合作,曾对34种农作物进行试验示范,特别是和当地习惯施用的各种品牌的化肥进行对比试验。结果表明,阿姆斯生物肥与化肥处理的产量差异不明显,而阿姆斯生物肥组成中的速效养分量一般为10%左右,只有化肥投入量的1/2-1/3。综合各地试验可以看出,阿姆斯生物肥不仅减少了化肥的施用量,而且进入土壤的少量化肥,在微生物的作用下处于稳定状态,有利于作物的吸收利用,大大提高了肥料的利用率,也减少了环境污染。

  在北京郊区的一个试验基地,我们查看了生菜盆栽试验情况,科研人员在对植株收获后的测定土壤养分的变化表明,除全钾略有降低外,土壤中的全氮、全磷、碱解氮、有效磷、有效钾和有机质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其中,阿姆斯生物肥处理的全氮、全磷、碱解氮、有效磷、有效钾和有机质分别比单施化肥处理的分别增加了 5.2%、27.3%、11.5%、94.0%、7.4%、19.4%,比空白对照分别增加11.0%、16.6%、38.1%、94.0%、9.0%、 55.0%。

  中国农科院土肥所微生物室主任李元芳研究员说,从试验结果看,阿姆斯生物肥不仅可以提高生菜的产量,而且能够改善生菜品质,增进土壤肥力,使土壤内的营养物质组成更趋合理。

  一些特别关注环境的科学家也对阿姆斯生物肥表示了极大兴趣。因为一切实验数据都证明它是科学的:

  阿姆斯内含有益微生物进入土壤,在生长繁殖过程中产生大量的胞外多糖和荚膜多糖,如钾细菌可形成左聚糖;磷细菌(即巨大芽胞菌)生产D-呋喃果糖;固氮菌生产D-葡萄糖、D-甘露糖、L-阿拉伯糖等组成的中性多糖。由D-葡萄糖酸、D-甘露基、D-甘露庚糖和D-葡萄糖构成的酸性线性聚合物,这些糖类物质都是形成土壤团粒结构的胶粘剂,一般在根系周围形成小团粒结构体较多,这是细菌分泌的多糖胶结土粒的结果。

  科研人员说,团粒结构的形成可以使土壤变得疏松、绵软,保水、保肥性能增强,水、气、热更加协调。加之阿姆斯生物肥中富含有机质,可改善土壤物理性状,减少土壤板结,有利于保水、保肥、通气和促进根系发展,在这种舒适的生长环境下生活,农作物自然长得很好。

  施用阿姆斯生物肥后,土壤理化性状得到改善,既加强了土壤微生物的活动,又最大限度地促使有机物的分解转化,产生许多营养物质和刺激性物质。反过来,还刺激微生物的生长发育,使土壤中难以被作物吸收利用的磷钾矿物质转化为有效养分,使空气中的氮素转变为可利用的固态氮,充分发挥土壤潜在肥力,促进作物生长,最终达到增产、增收的目的。

  近年来,我国根据作物种类和土壤条件,采用微生物肥料和化肥并施试验,既能保证增产,又减少了化肥使用量,降低了肥料投入的成本。

  在棉花的大田试验中,施化肥(碳铵每亩40公斤、普钙每亩25公斤)与施微生物肥料每亩100公斤加上述化肥量的1/3,后者比前者增产23.8%。同样,盆栽试验的增产达到33.1%。

  瓜施化肥二铵每亩167公斤、复合肥每亩2500公斤、肥料投入533元,亩产4440公斤。而施微生物肥料每亩100公斤,加二铵每亩133公斤,复合肥每亩100公斤,肥料投入407元,降低了126元,每亩产量却提高到1143公斤,增产25.7%。

  在蔬菜生产中,微生物肥料与一定量化肥(氮素)配合施用,不仅有明显增产效果,而且对蔬菜硝酸盐含量有明显控制效果,比单施化肥(氮素)降低42.5%。因此,微生物肥料与化肥(氮素)合理配合施用,对蔬菜生产有很大的实用性。

  生物肥在环保中的作用也不可低估。随着工农业生产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各种固体废物的排出量大幅度增加,这些有机废弃物进入环境后容易造成污染,严重影响环境卫生和生活质量,又占用大量土地,炎热季节各种生活垃圾腐熟与腐烂易传播疾病等。

  我国目前城市每年产生生活垃圾1亿吨,历年垃圾的堆存量竟高达60多亿吨,占地约750万亩。目前,我国有200多个城市陷入垃圾的包围之中。随着市建规模的扩大,正在以10%的速度递增。

  北京世纪阿姆斯有限公司总经理邓祖科说,处理固体垃圾废物的方法很多,有填坑、焚烧、化学固定、堆肥制取沼气、综合利用等,其中,生物技术特别是微生物技术有非常重要的价值。固体废物的生物处理,主要是利用微生物分解有机污染物。因此,充分利用各类有效微生物的特点、功能、作用,以处理城市垃圾及农牧业剩余物而生产生物肥料,这是一条最经济而行之有效的途径。

  他认为,目前有两种方法最为直接:一是将大量的城市生活垃圾作为肥料,经过处理,由工厂加工成微生物有机复合肥料。二是加工生产特制微生物肥料(菌种剂),用以供应堆肥厂(场)对各种物料的堆制。它加快了发酵进程,缩短堆肥的周期,也提高了堆肥质量和成熟度。

  另外,还可将微生物肥料作土壤净化剂,如用洋葱单胞菌、菌剂对卤有机废物进行处理,也都取得了明显的成效。

  我们相信,通过不断的努力,阿姆斯生物肥等微生物肥料(包括各种微生物制剂),都会对治理各类有机废物,保护环境以及使产业化的形成和发展,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我国既是化肥生产大国,又是使用大国,多年来,农业的增产与丰收离不开化肥,但化肥也带来不容忽视的问题。有资料表明,从1984年到1994年的10年间,我国的化肥用量由1700多万吨上升到3300多万吨,增加90.7%,相比之下,同期粮食产量只由40000 多万吨上升到44000多万吨,增加幅度9.1%。这说明,化肥使用的回报递减突出。

  为此,中央有关部门请了8位院士进行调查研究,院士们提交的研究报告指出:我国化肥利用率仅为30%-50%,也就是说,50%-70%的化肥没有起到应有的肥效。北京农林科学院土肥所的研究报告则列举出更为详实的例证:北京市夏玉米的氮肥利用率在12%-17%,小麦的氮肥利用率为20%-25%,大量化肥随雨水淋溶汇入了地下水或流入湖泊。没有被作物利用的化肥显然对环境造成了污染。

  在我们对农业科技专家的多次采访中,他们反复陈述利弊:10年间,我国化肥使用量翻了一番,按养分量计算,有1000万吨左右养分的化肥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要提高粮食总产量,仅靠大量增加化肥投入难以奏效,还会造成水质富营养化,硝态氮、亚硝态氮污染地下水和地表水。

  这样的警示不是没有根据,太湖水质恶化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不合理使用化肥的结果。在太湖流域二省一市16个县的20个点测定中,饮用井水的硝态氮、亚硝态氮的超标率分别为38.2%和57.4%,由此带来农业生产成本的大幅提高,土壤肥力下降等严重问题。

  全国五大淡水湖之一的安徽巢湖,其水质像米汤一样,鱼已基本灭绝,形成严重富营养化,也就是水中的氮、磷、钾含量过高。

  我国氮肥工业中64%是用煤做工业燃料。生产1吨合成氨要排放3.4吨二氧化碳,全国单从合成氨工业算,就要排放3.4亿吨二氧化碳,这些排放物是温室效应和破坏臭氧层的罪魁祸首。因此,从减缓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上来看,必须减少化肥用量。

  几十年来,各国科学家一直在努力探索克服不合理使用化肥的弊端,以更多地提高它的利用率。现在,我国已开始实行限期治理太湖水质,其中一项重要措施,就是减少化肥的用量。

  1993 年以来,北京世纪阿姆斯有限公司和军事医学科学院共同研究一种有利于环境、防治大田污染的、增产效果并不亚于化肥的新型肥料阿姆斯生物肥。他们和全国各地30多家农业推广部门合作,曾对34种农作物进行试验示范,特别是和当地习惯施用的各种品牌的化肥进行对比试验。结果表明,阿姆斯生物肥与化肥处理的产量差异不明显,而阿姆斯生物肥组成中的速效养分量一般为10%左右,只有化肥投入量的1/2-1/3。综合各地试验可以看出,阿姆斯生物肥不仅减少了化肥的施用量,而且进入土壤的少量化肥,在微生物的作用下处于稳定状态,有利于作物的吸收利用,大大提高了肥料的利用率,也减少了环境污染。

  在北京郊区的一个试验基地,我们查看了生菜盆栽试验情况,科研人员在对植株收获后的测定土壤养分的变化表明,除全钾略有降低外,土壤中的全氮、全磷、碱解氮、有效磷、有效钾和有机质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其中,阿姆斯生物肥处理的全氮、全磷、碱解氮、有效磷、有效钾和有机质分别比单施化肥处理的分别增加了 5.2%、27.3%、11.5%、94.0%、7.4%、19.4%,比空白对照分别增加11.0%、16.6%、38.1%、94.0%、9.0%、 55.0%。

  中国农科院土肥所微生物室主任李元芳研究员说,从试验结果看,阿姆斯生物肥不仅可以提高生菜的产量,而且能够改善生菜品质,增进土壤肥力,使土壤内的营养物质组成更趋合理。

  一些特别关注环境的科学家也对阿姆斯生物肥表示了极大兴趣。因为一切实验数据都证明它是科学的:

  阿姆斯内含有益微生物进入土壤,在生长繁殖过程中产生大量的胞外多糖和荚膜多糖,如钾细菌可形成左聚糖;磷细菌(即巨大芽胞菌)生产D-呋喃果糖;固氮菌生产D-葡萄糖、D-甘露糖、L-阿拉伯糖等组成的中性多糖。由D-葡萄糖酸、D-甘露基、D-甘露庚糖和D-葡萄糖构成的酸性线性聚合物,这些糖类物质都是形成土壤团粒结构的胶粘剂,一般在根系周围形成小团粒结构体较多,这是细菌分泌的多糖胶结土粒的结果。

  科研人员说,团粒结构的形成可以使土壤变得疏松、绵软,保水、保肥性能增强,水、气、热更加协调。加之阿姆斯生物肥中富含有机质,可改善土壤物理性状,减少土壤板结,有利于保水、保肥、通气和促进根系发展,在这种舒适的生长环境下生活,农作物自然长得很好。

  施用阿姆斯生物肥后,土壤理化性状得到改善,既加强了土壤微生物的活动,又最大限度地促使有机物的分解转化,产生许多营养物质和刺激性物质。反过来,还刺激微生物的生长发育,使土壤中难以被作物吸收利用的磷钾矿物质转化为有效养分,使空气中的氮素转变为可利用的固态氮,充分发挥土壤潜在肥力,促进作物生长,最终达到增产、增收的目的。

  近年来,我国根据作物种类和土壤条件,采用微生物肥料和化肥并施试验,既能保证增产,又减少了化肥使用量,降低了肥料投入的成本。

  在棉花的大田试验中,施化肥(碳铵每亩40公斤、普钙每亩25公斤)与施微生物肥料每亩100公斤加上述化肥量的1/3,后者比前者增产23.8%。同样,盆栽试验的增产达到33.1%。

  瓜施化肥二铵每亩167公斤、复合肥每亩2500公斤、肥料投入533元,亩产4440公斤。而施微生物肥料每亩100公斤,加二铵每亩133公斤,复合肥每亩100公斤,肥料投入407元,降低了126元,每亩产量却提高到1143公斤,增产25.7%。

  在蔬菜生产中,微生物肥料与一定量化肥(氮素)配合施用,不仅有明显增产效果,而且对蔬菜硝酸盐含量有明显控制效果,比单施化肥(氮素)降低42.5%。因此,微生物肥料与化肥(氮素)合理配合施用,对蔬菜生产有很大的实用性。

  生物肥在环保中的作用也不可低估。随着工农业生产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各种固体废物的排出量大幅度增加,这些有机废弃物进入环境后容易造成污染,严重影响环境卫生和生活质量,又占用大量土地,炎热季节各种生活垃圾腐熟与腐烂易传播疾病等。

  我国目前城市每年产生生活垃圾1亿吨,历年垃圾的堆存量竟高达60多亿吨,占地约750万亩。目前,我国有200多个城市陷入垃圾的包围之中。随着市建规模的扩大,正在以10%的速度递增。

  北京世纪阿姆斯有限公司总经理邓祖科说,处理固体垃圾废物的方法很多,有填坑、焚烧、化学固定、堆肥制取沼气、综合利用等,其中,生物技术特别是微生物技术有非常重要的价值。固体废物的生物处理,主要是利用微生物分解有机污染物。因此,充分利用各类有效微生物的特点、功能、作用,以处理城市垃圾及农牧业剩余物而生产生物肥料,这是一条最经济而行之有效的途径。

  他认为,目前有两种方法最为直接:一是将大量的城市生活垃圾作为肥料,经过处理,由工厂加工成微生物有机复合肥料。二是加工生产特制微生物肥料(菌种剂),用以供应堆肥厂(场)对各种物料的堆制。它加快了发酵进程,缩短堆肥的周期,也提高了堆肥质量和成熟度。

  另外,还可将微生物肥料作土壤净化剂,如用洋葱单胞菌、菌剂对卤有机废物进行处理,也都取得了明显的成效。

  我们相信,通过不断的努力,阿姆斯生物肥等微生物肥料(包括各种微生物制剂),都会对治理各类有机废物,保护环境以及使产业化的形成和发展,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我国既是化肥生产大国,又是使用大国,多年来,农业的增产与丰收离不开化肥,但化肥也带来不容忽视的问题。有资料表明,从1984年到1994年的10年间,我国的化肥用量由1700多万吨上升到3300多万吨,增加90.7%,相比之下,同期粮食产量只由40000 多万吨上升到44000多万吨,增加幅度9.1%。这说明,化肥使用的回报递减突出。

  为此,中央有关部门请了8位院士进行调查研究,院士们提交的研究报告指出:我国化肥利用率仅为30%-50%,也就是说,50%-70%的化肥没有起到应有的肥效。北京农林科学院土肥所的研究报告则列举出更为详实的例证:北京市夏玉米的氮肥利用率在12%-17%,小麦的氮肥利用率为20%-25%,大量化肥随雨水淋溶汇入了地下水或流入湖泊。没有被作物利用的化肥显然对环境造成了污染。

  在我们对农业科技专家的多次采访中,他们反复陈述利弊:10年间,我国化肥使用量翻了一番,按养分量计算,有1000万吨左右养分的化肥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要提高粮食总产量,仅靠大量增加化肥投入难以奏效,还会造成水质富营养化,硝态氮、亚硝态氮污染地下水和地表水。

  这样的警示不是没有根据,太湖水质恶化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不合理使用化肥的结果。在太湖流域二省一市16个县的20个点测定中,饮用井水的硝态氮、亚硝态氮的超标率分别为38.2%和57.4%,由此带来农业生产成本的大幅提高,土壤肥力下降等严重问题。

  全国五大淡水湖之一的安徽巢湖,其水质像米汤一样,鱼已基本灭绝,形成严重富营养化,也就是水中的氮、磷、钾含量过高。

  我国氮肥工业中64%是用煤做工业燃料。生产1吨合成氨要排放3.4吨二氧化碳,全国单从合成氨工业算,就要排放3.4亿吨二氧化碳,这些排放物是温室效应和破坏臭氧层的罪魁祸首。因此,从减缓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上来看,必须减少化肥用量。

  几十年来,各国科学家一直在努力探索克服不合理使用化肥的弊端,以更多地提高它的利用率。现在,我国已开始实行限期治理太湖水质,其中一项重要措施,就是减少化肥的用量。

  1993 年以来,北京世纪阿姆斯有限公司和军事医学科学院共同研究一种有利于环境、防治大田污染的、增产效果并不亚于化肥的新型肥料阿姆斯生物肥。他们和全国各地30多家农业推广部门合作,曾对34种农作物进行试验示范,特别是和当地习惯施用的各种品牌的化肥进行对比试验。结果表明,阿姆斯生物肥与化肥处理的产量差异不明显,而阿姆斯生物肥组成中的速效养分量一般为10%左右,只有化肥投入量的1/2-1/3。综合各地试验可以看出,阿姆斯生物肥不仅减少了化肥的施用量,而且进入土壤的少量化肥,在微生物的作用下处于稳定状态,有利于作物的吸收利用,大大提高了肥料的利用率,也减少了环境污染。

  在北京郊区的一个试验基地,我们查看了生菜盆栽试验情况,科研人员在对植株收获后的测定土壤养分的变化表明,除全钾略有降低外,土壤中的全氮、全磷、碱解氮、有效磷、有效钾和有机质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其中,阿姆斯生物肥处理的全氮、全磷、碱解氮、有效磷、有效钾和有机质分别比单施化肥处理的分别增加了 5.2%、27.3%、11.5%、94.0%、7.4%、19.4%,比空白对照分别增加11.0%、16.6%、38.1%、94.0%、9.0%、 55.0%。

  中国农科院土肥所微生物室主任李元芳研究员说,从试验结果看,阿姆斯生物肥不仅可以提高生菜的产量,而且能够改善生菜品质,增进土壤肥力,使土壤内的营养物质组成更趋合理。

  一些特别关注环境的科学家也对阿姆斯生物肥表示了极大兴趣。因为一切实验数据都证明它是科学的:

  阿姆斯内含有益微生物进入土壤,在生长繁殖过程中产生大量的胞外多糖和荚膜多糖,如钾细菌可形成左聚糖;磷细菌(即巨大芽胞菌)生产D-呋喃果糖;固氮菌生产D-葡萄糖、D-甘露糖、L-阿拉伯糖等组成的中性多糖。由D-葡萄糖酸、D-甘露基、D-甘露庚糖和D-葡萄糖构成的酸性线性聚合物,这些糖类物质都是形成土壤团粒结构的胶粘剂,一般在根系周围形成小团粒结构体较多,这是细菌分泌的多糖胶结土粒的结果。

  科研人员说,团粒结构的形成可以使土壤变得疏松、绵软,保水、保肥性能增强,水、气、热更加协调。加之阿姆斯生物肥中富含有机质,可改善土壤物理性状,减少土壤板结,有利于保水、保肥、通气和促进根系发展,在这种舒适的生长环境下生活,农作物自然长得很好。

  施用阿姆斯生物肥后,土壤理化性状得到改善,既加强了土壤微生物的活动,又最大限度地促使有机物的分解转化,产生许多营养物质和刺激性物质。反过来,还刺激微生物的生长发育,使土壤中难以被作物吸收利用的磷钾矿物质转化为有效养分,使空气中的氮素转变为可利用的固态氮,充分发挥土壤潜在肥力,促进作物生长,最终达到增产、增收的目的。

  近年来,我国根据作物种类和土壤条件,采用微生物肥料和化肥并施试验,既能保证增产,又减少了化肥使用量,降低了肥料投入的成本。

  在棉花的大田试验中,施化肥(碳铵每亩40公斤、普钙每亩25公斤)与施微生物肥料每亩100公斤加上述化肥量的1/3,后者比前者增产23.8%。同样,盆栽试验的增产达到33.1%。

  瓜施化肥二铵每亩167公斤、复合肥每亩2500公斤、肥料投入533元,亩产4440公斤。而施微生物肥料每亩100公斤,加二铵每亩133公斤,复合肥每亩100公斤,肥料投入407元,降低了126元,每亩产量却提高到1143公斤,增产25.7%。

  在蔬菜生产中,微生物肥料与一定量化肥(氮素)配合施用,不仅有明显增产效果,而且对蔬菜硝酸盐含量有明显控制效果,比单施化肥(氮素)降低42.5%。因此,微生物肥料与化肥(氮素)合理配合施用,对蔬菜生产有很大的实用性。

  生物肥在环保中的作用也不可低估。随着工农业生产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各种固体废物的排出量大幅度增加,这些有机废弃物进入环境后容易造成污染,严重影响环境卫生和生活质量,又占用大量土地,炎热季节各种生活垃圾腐熟与腐烂易传播疾病等。

  我国目前城市每年产生生活垃圾1亿吨,历年垃圾的堆存量竟高达60多亿吨,占地约750万亩。目前,我国有200多个城市陷入垃圾的包围之中。随着市建规模的扩大,正在以10%的速度递增。

  北京世纪阿姆斯有限公司总经理邓祖科说,处理固体垃圾废物的方法很多,有填坑、焚烧、化学固定、堆肥制取沼气、综合利用等,其中,生物技术特别是微生物技术有非常重要的价值。固体废物的生物处理,主要是利用微生物分解有机污染物。因此,充分利用各类有效微生物的特点、功能、作用,以处理城市垃圾及农牧业剩余物而生产生物肥料,这是一条最经济而行之有效的途径。

  他认为,目前有两种方法最为直接:一是将大量的城市生活垃圾作为肥料,经过处理,由工厂加工成微生物有机复合肥料。二是加工生产特制微生物肥料(菌种剂),用以供应堆肥厂(场)对各种物料的堆制。它加快了发酵进程,缩短堆肥的周期,也提高了堆肥质量和成熟度。

  另外,还可将微生物肥料作土壤净化剂,如用洋葱单胞菌、菌剂对卤有机废物进行处理,也都取得了明显的成效。

  我们相信,通过不断的努力,阿姆斯生物肥等微生物肥料(包括各种微生物制剂),都会对治理各类有机废物,保护环境以及使产业化的形成和发展,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中农富源:打造微生物肥料品牌,发展生态农业(2011-06-14 14:21:07)